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学员论坛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瓜蒌子
发布时间: 2019-06-03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郑卫兵

瓜蒌,我小时下放在农村见过,那时庄上有人家种,很少,大概作中药吧,小灯笼样子,黄艳妖娆,惹人瞩目。子,是没人吃的,任其扔掉。

然而,没想到几十年后,瓜蒌子一时成了人们钟爱,像西瓜子、葵花子一样登上大雅之堂。正如上世纪八十年代,老鳖螃蟹爬上桌,以前人们不吃的,嫌它们没有油水。改革开放肇始,农村一派欣欣向荣,稻米流脂粟米白,人们吃饱了肚子,鼓腹而歌,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每每通过高音喇叭回响在阡陌纵横的大地上。肚里有了油水,于是顺理成章开吃老鳖螃蟹。瓜蒌可能反应慢些,老鳖、螃蟹爬上桌后又四十年,瓜蒌子才显山露水,进入人们的视野和口中,成为一种休闲炒货,炒成“网红”,正如现在红透全网的流浪大师,也蛰伏了近三十年,我想可能是人们对西瓜子、葵花子、南瓜子等吃腻了,要换一种口味吧,要问瓜蒌子什么味道,我还真说不清道不明,因为吾生五十一年来只吃过一粒瓜蒌子,就在十天前,囫囵吞枣,未识其味。

这一粒瓜蒌子是在宿豫区大兴镇瓜蒌基地吃的,十天前,我随市委党校主体班来这里考察。大兴镇,何止熟稔?那是我的家乡啊,我2、3岁时随母亲下放到大兴镇,一直生活到1985年17岁高中毕业考上大学,彼情彼景历历在目,时常萦绕心间,在大兴度过美好童年、少年时光,那是人生无忧无虑的年代,满满的幸福回忆,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,我一直在宿迁,未曾离开,但在城中,回去很少。大巴车从城区过梨园湾驶往大兴,按老线路,我以为要经过保安、关庙而到大兴,却不是,从新庄直插向南,过纲要而到达这瓜蒌基地。此地为陈洼村,南北向建起双车道柏油路,而以前这儿根本没有路。陈洼村有我一位大兴中学老师,毛体板书龙飞凤舞,二十年前都已去逝了,站在陈洼土地上又回想起了他。

瓜蒌在陈洼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基地,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,“种”有一万亩,“加”有数千平米的厂房,“销”有产品展示,贯通一、二、三产,不就是市农业农村局王占武局长所讲的“六产”吗?(一产+二产+三产=六产),每亩可创产值8000元,确实致富了一方百姓,单凭瓜蒌一项,这儿农民全面奔小康不是问题,看了以后真令人振奋鼓舞!只可惜来的不是季节,看不到万亩同挂果的宏大场景,产品展厅内琳琅满目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一个小瓜蒌竟能出这么多产品,五香、椒盐瓜蒌子的气味香气四溢,令人馋涎欲滴,争先恐后品尝的人太多,我只吃到一粒,还能做成中药、面膜,又可酿成瓜蒌酒,把瓜蒌利用的淋漓尽致,超出你的想象。瓜蒌不单产子,也产别的,不要计划生育了吧,产的越多越好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整整十年间,我父亲在大兴镇当副镇长、党委副书记,他们镇党委一班人当年带领老百姓栽桑养蚕缫丝,老百姓凭着养蚕一项每户都能收入三、四千元,再加上种金针菜一项,一年又可收入二、三千元,那个年代钱值钱呢,老百姓靠桑蚕、金针菜两项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然而,市场经济大潮波诡云谲、翻云覆雨,丝绸出口受挫,缫丝产业一下子被冲垮,老百姓纷纷毁桑种粮,继续土里刨食,那十几年间日子真不好过,好在现在找到瓜蒌商机,重振旗鼓,黄土地又升起新的希望。

农业是脆弱产业,再加上市场信息不对称,每每潮起潮落,今年卖得好价钱,明年说不定又大跌特跌,但要是航母就不惧风浪,我相信大兴的瓜蒌基地会更上层楼,做大做强,我想这里面关键在营销和品牌塑造上下功夫,种,加(工)都不是问题,肯德基有什么?不就肉夹馍吗?可每年从中国市场夹走多少亿人民币?娃哈哈有什么?康师傅有什么?凡此种种都不是高科技东西,甚至连一点科技含量都没有,关键在他们的广告策划营销,哪天没有广告了,企业也就没有了,好在大兴已重视这个问题,想起以前我在市数字化城管工作,上班地点在市体育局,电梯口前显示屏不断播放着“兴呱呱,大兴瓜蒌子”的广告,很亲切的。


(写于2019年5月19日)

 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